<code id="gpr2w"></code>
    <label id="gpr2w"></label>
    <blockquote id="gpr2w"></blockquote>
  • 參考消息

    《鐵血戰士》:身心俱喪的打怪傳奇,堪稱“災難”的續作

    2018-11-01 13:39:00 來源:參考消息網 作者:獨孤島主 責任編輯:朱萍妃

    核心提示:創作者也許有心創造一個糅合了舊版類型元素與影史上其他一些啼笑兼備作品特點的迷影綜合體,但顯然這樣的企圖基本落空。

    1海報
    2018年版電影《鐵血戰士》海報

    參考消息網10月31日報道 在巨幕影廳觀賞2018版的《鐵血戰士》,影音效果顯然已經不可與這個系列誕生之初——1987年版的《鐵血戰士》同日而語。

    三十年前,由約翰·麥克蒂爾南導演的首部《鐵血戰士》開始,以隱身、攻擊力強大及狩獵習性為主要特征的鐵血戰士,成為堪與《異形》系列開發的太空怪物相媲美的科幻片類型標桿。在新版的《鐵血戰士》中,包含了舊版中鐵血戰士的突出習性,同時加強了人類面對幾乎不可戰勝的強敵時的反應與互助。與該系列首部曲,或是由此衍生出的《異形大戰鐵血戰士》系列相比,2018版《鐵血戰士》似乎距離正統類型片更進一步。

    但也正因此,創作者龐大野心與其效果的強烈反差,也尤令人大跌眼鏡。

    經典科幻驚悚前作與龐大野心

    2施瓦辛格_副本
    1987年版《鐵血戰士》阿諾·施瓦辛格飾演的特種兵達奇

    在1987年的首部曲中,阿諾·施瓦辛格飾演的特種兵達奇,率領隊員們深入南美叢林解救人質。電影前半部分其實是比較標準的軍事動作片,然而后半部分隊員被鐵血戰士屠殺殆盡,達奇以一己之力擊殺外星來客的橋段,讓影片成為兼具邪典氣質與軟科幻的B級綜合體驗類型電影(B級片指低預算拍出來的影片——本網注)。可以說《鐵血戰士》一開始,就將這一系列定位在游走于主流大制作與cult小成本之間(cult電影指某種在小圈子內被支持者喜愛及推崇的電影——本網注),以比較新奇的方式,將史詩格局鑲嵌于動作場面構建中,效果也相當不錯。

    反觀2018年新版,視覺特效上仍是非常標準的當下主流好萊塢制作——鐵血戰士眼中鎖定目標的畫面、戰斗場景及兩只不同體態的敵人(其中一只甚至對人類并無敵意)對戰場面,可以說達到了比較高的工業標準。若將其放置在其他題材的同類型電影中,也可以比較圓滿地成立。

    然而,新版出現了兩大極難彌合的疏漏。

    夜景戲成視覺障礙,尷尬笑料助長浮夸無力

    3夜景戲
    動作場面夜景戲居多

    第一是全片絕大多數動作場面都是夜景戲。在舊作中,叢林本身構成視覺奇觀,白日戲更可以令隱身的鐵血戰士身上的“極端危險特質”得到淋漓盡致的發揮。但新版的設定將鐵血戰士身上的某些特性移植到了人類身上,亦令鐵血戰士本身現出原形自相殘殺。然而,物種本身的純黑物理外形,與連篇累牘的夜戲共同構成了極其容易令觀眾疲勞的視覺障礙,甚至不加節制、且形式重復的對戰更加重觀看者負擔。

    影片的3D效果一般,眼鏡成為累贅。

    第二是電影在編劇層面的無聊至極,這也成為壓垮觀眾身心的最后一根稻草。

    4抬杠
    片中角色在瀕臨生死關頭之時仍然不忘相互抬杠

    在視覺上的疲勞猶未散盡之時,片中角色在瀕臨生死關頭之時仍然不忘相互抬杠。創作者也許有心創造一個糅合了舊版類型元素與影史上其他一些啼笑兼備作品特點的迷影綜合體,但顯然這樣的企圖基本落空。縱然是不合常理的相互調侃,也絕非巧妙編排的美式脫口秀,相反,片中對抗鐵血戰士的士兵們與女科學家,落入了一種尷尬的怪圈——從他們口中說出來的笑話,試圖達到情景喜劇效果,但實際上一點都不好笑,甚至會令人對角色們的整體智商產生本能的懷疑。

    表演或無力或浮夸,加重了觀賞這部電影文戲部分(事實上甚至可能是任何開口說話的非打斗場景)的負擔,尷尬的笑話一個接一個,而其賴以建立的情境往往是主角兒子命在旦夕或鐵血戰士越逼越緊的時刻。影片中遭到屠戮的人類死法,倒是同舊作一樣直截了當,然而卻絲毫無法引發觀眾的驚恐或同情,其根本原因也許正是劇作將他們塑造成了不具備基本正常人邏輯的戰斗工具。

    肉身孤膽英雄被CG超級英雄取代的縮影

    5超級英雄
    孤膽英雄正在被以超級英雄為代表的流行文化所取代

    三十年后再度由福克斯出品的《鐵血戰士》,其實與當年的首部曲猶有另一段淵源。在第一部中,有一位戴眼鏡的特種兵霍金斯,出場不久便慘死于鐵血戰士之手,這位特種兵正是由新版的導演沙恩·布萊克飾演的。作為漫威《鋼鐵俠3》的導演,沙恩在《鐵血戰士》中的表現可謂差強人意。

    三十年前的影片不僅引發了公眾對科幻驚悚及戰爭等復合商業類型片的觀看潮流,更是美國流行文化向全世界擴張的縮影,里根時代的美國銀幕上由史泰龍、施瓦辛格、布魯斯·威利斯等組成的肉身孤膽英雄,在今天被CG特效包圍的奇幻超級英雄所取代。因此《鐵血戰士》里呈現出來的薄弱群像與異種自斗的橋段復制,其實只是銀幕上個體肉身的強爆發力逐漸被削弱的時代縮影。

    導演對于影片的互文本系統似乎非常看重,然而并未能夠很好地厘清創作者面對類型發展史本身時應該達到的清醒程度。某種程度上,2018年新版的《鐵血戰士》是另一個側面的孤芳自賞,在剝離了神秘外衣后,實則內里相當無趣。對一部主流商業片,尤其是自帶延續名作素質使命的作品來說,無論如何堪稱災難了。(文/獨孤島主)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精品推薦

    排行榜

    1. 1各國海軍愛玩“貓捉老鼠”?中國潛艇讓美航母
    2. 2英媒記者體驗“動感號”魅力 中國高鐵發展屢
    3. 3英專家:中國戰斗機迅速進步 殲20還將有后續
    4. 4日媒分析:華為逆風反超蘋果靠的是——
    5. 5中國將推出首款非安卓系統智能手機 俄媒:預
    6. 6金參考|特朗普急呀,美國制造招商引資還差三
    7. 7美媒關注轟-20:可挑戰B-2轟炸機 將改變美軍
    8. 8中國在這個領域仍明顯落后,但韓國已感到巨大
    9. 9中國全體系先進裝備亮相航展 俄媒稱本國或變
    10. 10掘芯!中國企業開始半導體“自力更生”之路
    甘肃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code id="gpr2w"></code>
    <label id="gpr2w"></label>
    <blockquote id="gpr2w"></blockquote>
    <code id="gpr2w"></code>
    <label id="gpr2w"></label>
    <blockquote id="gpr2w"></blockquote>